德阳市 留坝县 东明县 石屏县 阜新 宾川县 东安县 宝清县 金乡县 朝阳县 东明县 蛟河市 郧西县 武乡县 兴国县 花莲县
陇川县 曲阳县 长海县 遂川县 雷州市 宣汉县 天等县 贵溪市 来安县 论坛 元朗区 灵山县 阿尔山市 济阳县 崇文区 平乐县 湘乡市 山阴县 汝州市 墨脱县 乌拉特后旗 城口县
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情感故事 > 正文

“你会为了多买一套房,和我假离婚吗?”

2017-03-23 09:34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赵尚志靶机硅酸钠

游逛楚歌之计广开才路

核心提示:我们的婚姻,进入了最差和最稳的状态 在假离婚的过程当中,我知道了不少自己从前不关心的信息,比如先生公司的资金状况等等,但是,最不该知道的,或许是他的手机信息吧。如果这次为了买房的假离婚是一场实战戏,我只能说,演得太真了,大家都入戏太深,分明把“假离婚”当作“真离婚”来对待。

○李筱懿

姓名:清远   年龄:33   职业:国企中层   坐标:合肥

题记:第一眼见到清远,我便好奇,究竟怎样的心理压力让她选择向我这个陌生人倾吐隐私,她看上去是最没有可能做出不恰当举动的那类女人——职业体面,事业小成,外貌比同龄人年轻,皮肤透着保养得当的光彩,语气是轻柔的,表情是温和的,一望便不是激烈的女人,似乎该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

我比预定时间早到5分钟,她更早,站在久已预定好的包厢窗边,听见开门的声音,转过身来对我伸出手:筱懿,你好。

熟悉得如同一位老友。

以下是她的“情感口述实录”。

我曾经以为 自己的婚姻 牢不可摧

我结婚很早,大学刚毕业就嫁给了大我6岁的先生,工作也由他家里委托熟人落实,因为没吃过苦,我对一切都抱着特别美好的想象,比如婚姻,虽然听过那么多别人的事故,我却觉得自己的婚姻,会是个圆满的故事。

可是,这个故事的变形,竟然是从多买一套房开始。

我还记得那天,先生下班回来,保姆已经做好晚餐,我们像往常一样过着二人世界。他自己创业多年,事业小成,双方父母身体健康,尤其他父母,居住在市中心最好的学区房,我们8岁的儿子为了上学方便,周一至周五都在爷爷奶奶家,所以,我们婚后即便有了孩子,都没有破坏二人世界的亲近感,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他的公司是技术型小企业,他也从不像其他做生意的男人,热衷应酬,我们的生活简单而幸福,他绝大多数时候都回来陪我吃晚饭。

他很随意地提起:“清远,现在房产政策变了,以家庭为单位,名下只能有两套房产,家庭成员包括夫妻双方和未成年子女。”

那时,我们正准备买房,甚至,已经看中了一套位置不错的花园洋房,我一直希望住在有院子可以栽花种草的房子里。但是,我们的小家庭已经拥有了两套房产,一套临近最好的中学,一套我们目前居住,在政务新区核心位置,生活非常便利。必须表扬我先生的是,他是个非常有眼光的男人,跟他一起过日子特别省心,逢年过节双方老人照顾周全,孩子的教育、医疗甚至每个阶段的学区房都提前考虑周到,我这个主妇,其实非常享福。

当时,我放下筷子,问他:“政策这么一变,咱们可不就买不成房了?真可惜,那房子真好,特别适合以后养老。”

先生说:“就是因为房子好,所以总想买下来。”

他也停下筷子,望着我的脸,迟疑了一下,说:“清远,如果我们假离婚,买下这套房,之后很快复婚,你觉得可以吗?”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离婚”不管真假,对女人的震惊,总是很大。

我默默扒了一口饭,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咱们这个家,重要的事情都是你做主,你看呢?”

他放下碗,握着我的手:“清远,我做任何决定都是出于咱们小家庭的整体利益,我觉得这房子值得买,咱们的感情,还能经不住一套房子的考验吗?当然,你要是心里特别不舒服,不买也行。”

我的手被他握得暖暖的。

十年夫妻,感情深切,早已骨肉相连,还有什么信不过?

我说:“买吧,那院子那么大,老了还能坐在门口种菜晒太阳。”

他反手拍拍我的手:“那就这么定了,政策有时会变化,咱们宜快不宜慢,抓紧把这事儿办了。对了,你别告诉两边儿父母假离婚买房的事,老年人时间多心思也多,没必要让他们瞎担心。”

我点头。

婚姻的崩塌,大多从细节和小事开始

我是那种和父母关系特别好的独生女,爸妈从小尊重我的所有选择,我们之间无话不说,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瞒着他们?

没两天,我回去陪父母吃饭,故作谈笑风生地说:“爸、妈,我们准备再买一套房,但不符合政策,先办个假离婚。”

我妈“噔”的一声重重放下碗筷,对我说:“你疯了,结婚离婚就那么当儿戏?还是我和你爸太老了观念陈旧?婚姻是对彼此的承诺,哪能因为一套房子,说离就离?!”

我爸那么儒雅的一个大学教授也摇头:“清远,不是爸爸多心提醒你,你们俩最近没什么吧?为什么一定要假离婚去买房呢?又不是没地方住。”

他们一下戳中了我内心的敏感,回想10年前我和先生那场盛大的婚礼,那些隆重的誓言,就这么轻而易举败给一套房?

婚姻的承诺,和现实的利益,究竟孰轻孰重?

我更没想到的是,我父母火速把我们假离婚买房的事情告诉了公婆,局面迅速失控,四位老人参与其中,竭力阻止我们离婚。

这引发了我和先生之间结婚后最激烈的争吵。

那天,他送走四位老人,我安顿好孩子睡觉,我们回到卧室,他关好房门压低声音说:“清远,我叮嘱过你不要告诉父母,平添这么多乱子!”

我争辩:“毕竟是家里的大事儿,我们心里又没什么鬼,干嘛要瞒着父母?”

他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知道太多反而坏事,都这样了,房子我们也不用买了。”

我赌气道:“不买就不买!”

各自背靠背失眠。

但究竟买不买,我左右为难,老年人的意见不足听,于是,我给最要好的闺蜜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闺蜜斩钉截铁:“当然买!就你那点清高以后能当饭吃?哪对夫妻不是家庭利益最大化,结婚证不过是一张纸,感情好比仪式感重要多了。你要真担心有变化,索性趁这个机会悄悄查查你老公公司账户,假离婚时让他净身出户,孩子和现有财产都给你,每月再加5万块钱赡养费,双保险,还能出什么岔子?”

我被她说动了。

晚上回家,我对先生说:“告诉父母是我不对,房子是真合适,咱们悄悄把手续办了买房吧。”

他笑起来,说:“好呀,我也觉得不买太可惜。”

我按照闺蜜给的方法,含笑盯住他:“但是,你得净身出户哦,每个月5万块钱赡养费,孩子归我。”

他的笑僵在脸上,眼神中一丝冷漠飘过,微笑切换成了冷笑:“清远,你对我有几分信任呢?”

我被他问得不舒服,反问道:“假离婚不过是很短的过程,财产给谁都无所谓,你何必这么介意?”

他收起笑容,声音里没有半点感情,说:“好,就按你说的办。”

也算是结婚以来第一次,他吃完晚饭没有帮着一起收拾碗筷,而是一头扎进书房,开始无声地打游戏。

那天晚上,我们再没有一句交流,默默地洗漱、上床、睡觉,甚至,彼此之间无意地间隔着一点距离,风从被子的缝隙漏入,我们的背后凉凉的,却谁都没有伸出手去抱紧对方。

第二天,我们起草好离婚协议,按照我说的条件。

第三天,我们离婚了。

一周之后,我们买了新房,或者说,他买了新房。

我们的婚姻,进入了最差和最稳的状态

在假离婚的过程当中,我知道了不少自己从前不关心的信息,比如先生公司的资金状况等等,但是,最不该知道的,或许是他的手机信息吧。

从前,我们彼此很信任,我从不会也不想去看他的。但是,那天,我看了他的手机。

他出门上班遗忘在家里,我正准备送给他,却鬼使神差地打开,试了两个屏保密码就通过了——密码是儿子的生日,和我们家几张银行卡和保险柜的密码一样,再好猜不过。

可是,这次,我真的看到了不该看的内容——

有一个他标注了单位名称的联络人,头像是个清秀女生,信息排列在第三位,看上去没有异常,谈的都是公事,可是,当我向上翻页的时候,对话的内容全变了,对方说:

每次你走后,我心里都特别孤单,你在我身边,你就是全世界,你离开,世界就是你。

我拿着手机僵住。

突然,钥匙旋转,门打开了,他匆忙走进房间。我面无表情地把手机递过去,说:你忘记带了。对视的那一秒钟,我们都瞬间明白了一切。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接孩子、看老人、逛超市、去公园,还同床共枕,只是,再也没有了夫妻生活——从我们“假离婚”的那天起,似乎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我的心理年龄突飞猛进,一夜成熟。

我终于明白,完美的男人能力都太强,他们能不费力地既搞定工作,又搞定你和家庭,就能同样搞定另外一个女人,还能像军情五处一样什么都不让每个人知道。

能力强的人,真是方方面面都强。

两个月前,他跟我说:“清远,我们复婚吧。”说着,拿出一只精致的盒子,里面安静躺着一枚灿烂的戒指,甚至,旁边还有一句听上去很走心的广告词:一位男士一生只能定制一枚。

他说:“清远,我不会和你离婚,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当太太,你是我唯一的妻子。”呵呵,我以为他会说:“我不会和你离婚,因为我爱你。”却没想到这不离婚的原因是我最适合当老婆,为什么适合呢?因为我单纯、不多心、不管事,在一起生活不累吗?

如果这次为了买房的假离婚是一场实战戏,我只能说,演得太真了,大家都入戏太深,分明把“假离婚”当作“真离婚”来对待。

房子就像一个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了无数我不想看到的东西,如果能再来一遍,我宁愿不知道那么多细节。

生活中很多秘密,不知道就罢了,或许人傻,真的是福气呢。

但,我们还是复婚了。

未来,我们将住在用离婚的代价买来的养老房里,有一点讽刺。

我变成了所谓“成熟”的女人,明白了很多不想明白的事:比如,十年夫妻,也能同床异梦;骨肉相连,也能刮骨断筋;感情深切,也能一拍两散;没有爱情,也能白头到老。

这就是生活的无常,爱情的脆弱,婚姻的多变与稳固。成年人的人生,都有很多不得已。

筱懿的啰唆:

清远说完了。她给我看手上的再婚戒指,很大、很亮。然后,她问我:“如果是你,会为了多买一套房假离婚吗?”我没法回答,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每个答案背后都是自己的三观。我说,“唐代有位著名的女诗人李冶,当了多年女道士,参透世事,她最出名的一首诗叫《八至》: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Tags:离婚 父母 没有 先生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