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市 景泰县 青田县 比如县 安龙县 吴江市 金塔县 双辽市 阿克 大同市 宁夏 苗栗县 龙胜 吉安县 张家港市 乌恰县
汝州市 十堰市 越西县 辽阳市 铁岭县 玉环县 嵊泗县 方正县 邵武市 阳城县 潞西市 佛冈县 宿州市 新竹市 西充县 常熟市 鄯善县 安仁县 葵青区 瑞金市 双柏县 乌拉特前旗

北京新闻

新华网北京频道 > 正文

《我是范雨素》刷爆网络 作者系仅读完初中农民工

2017-04-26 14:37:36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字号: 】【打印

,甲醛称柴而爨依翠偎红

珠沉玉陨玩儿完开创了

  文章《我是范雨素》刷爆朋友圈 44岁的作者是仅读完初中的外来务工者

  “我是靠苦力吃饭的,不靠写文章谋生”

  生活中的范雨素 摄影/记者 计巍

  近日,一篇名叫《我是范雨素》的文章在网上突然引起众多关注,并在微信端迅速收获“10万+”的阅读量。文章作者范雨素是一位农民工,她在文中记叙了自己及家庭十多年来的经历。有网友评论称:“没有激烈言辞,甚至没有突出的感情色彩,作者是自己人生的亲历者,也是周围人人生的记录者。大社会,小人物,跃然纸上。”

  44岁的范雨素是湖北人,目前在北京做家政女工。她说自己不靠写文章谋生,原本只想挣点儿稿费。然而《我是范雨素》突然火爆之后,有两家出版社连夜打电话找她出书,昨天她为了接待来访者,不得不专门请了一天假。

  来自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打伙村的范雨素只读完了初中,然而在遍读上世纪80年代在她在村子里能找到的小说和文学杂志后,她“想去看看更大的世界”。20岁的范雨素一路北上,来到距家乡千里之外的北京。在饭馆做服务员,但她形容自己“很笨”,会摔一跤把盘子打碎。结婚五六年经受了男人的酗酒和家暴,她离开了丈夫,带着两个女儿自己打工过活。

  范雨素现在住在东五环外的皮村,那里有众多小型加工厂和打工者租住的平房。初到皮村,范雨素陆陆续续搬了好几个地儿,最后以300元每月的价格租了一户四合院里的8平方米单间。这间朝南的房间有一块大玻璃,阳光可以洒进屋子,“特别幸福,有安全感。”

  她和几十位有文学兴趣的打工者组成了文学小组,在老师指导下开始写作。“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范雨素说。

  皮村“工友之家”文学小组开课,范雨素听了一年。起初,因为小女儿要看管,她在和皮村相邻的尹各庄村找了份在打工子弟学校教书的工作。打工子弟学校工资低,一个月只给1600元。小女儿可以独立上学、回家之后,她就去做育儿嫂,一个月给6000多元,每个星期回来看一次小女儿。

  在离乡多年的打工生活里,范雨素和谁交往都是点头之交,有时甚至害怕见生人。后来,她翻了很多心理学书籍给自己治“社交恐惧症”。她担心,一旦恶化,自己就成“抑郁症”了。范雨素说,一路走来吃了很多苦,她的心好像变得很柔软。写小说就是自己的精神寄托,她没有想过很多复杂的事情,比方说买房子,也从来没有想过养老。

  对话

  “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

  两个出版社连夜找来出书

  北青报:知道《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在网上火起来的?

  范雨素:昨天晚上知道的,有两个出版社晚上打电话找我出书。

  北青报:您当时什么反应?

  范雨素:根本没有想到,超出想象力了。我没想到这篇文章会火,我是靠苦力吃饭的,不靠写文章谋生,我连打字都不熟练。像我们这种养孩子的,就想赚点钱,正好正午(微信公众号)给稿费。而且我也没写过多少东西,没有感情我写不出来。

  北青报:《我是范雨素》这篇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

  范雨素:当时我想写我的母亲,是带着感情写的,因为心疼我的母亲在帮助村子里移民的过程中被拽伤胳膊,一腔感情地写了一篇《母亲》。发给正午的编辑,老师说我写的很好,问我能不能再加点我自己的,就能发了。人家老师都这么说了,还夸奖我,我就加了点自己的东西发了。

  范雨素的书稿

  北青报:您这篇文章编辑修改的多吗?

  范雨素:只是删减了一部分内容,其他没怎么改。

  不想让孩子去“世界工厂”

  北青报:听说因为今天想要采访您的人太多,您不得不请了一天假?

  范雨素:对,我现在在做小时工,我一开始不想接受采访,我有社交恐惧症,平时都独来独往的。

  北青报:您的两个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范雨素:大女儿现在去上海做速记员,自己很独立。小女儿在河北衡水的一个私立学校上初中。

  北青报:为什么会选择衡水的私立学校?

  范雨素:之前在杂志上看到这所学校,就送她去了,这样她可以在河北参加高考。否则她没有学籍不能高考。这(皮村)附近也有很多“黑学校”,但没有学籍,教学质量特别差,其实就是找个地方把孩子圈起来。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这样,以后的结果就是去“世界工厂”上班,很苦。

  北青报:您在文章中提到说给孩子买了1000斤的书,您对孩子的教育还是很注重的?

  范雨素:其实我看见她们两个就觉得愧疚,对不起她们,给她们的条件太差了,作为一个母亲很对不起她们,如果条件好,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上重点大学,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教育包括家庭教育、社会教育、自我教育,我觉得家庭教育和自我教育是最重要的。

  “以弱者的身份领着我的孩子”

  北青报:在《我叫范雨素》里,您说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很强悍的人,您希望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也是这样的人吗?

  范雨素:但我是个弱者,以弱者的身份领着我的孩子。

  北青报:您说您会去拥抱乞丐,而您的大女儿下班也会双手将果汁拿给流浪的老奶奶,为什么这么做?女儿也受到你的影响?

  范雨素:对,给别人点尊严,别人对我做不到,我尽量对别人做到。我改变不了大环境,但我能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尽量给我的孩子做好榜样。

  北青报:写作是您的精神寄托吗?

  范雨素:对,我没有想过很复杂的事情,比方说买房子,也没有想过养老,所以也没有什么精神负担。

  至少还会在北京生活10年

  北青报:您经常参加皮村的文学小组吗?

  范雨素:有兴趣参加,老师让我们写作品。我自己也看过很多文学书,而且当时有时间,来了一年,如果没有时间肯定来不了。有老师给我们上课,为了我的古典文学修养,老师还给我找了几本古诗集。而且我手写的稿子,小付(文学小组组长)会帮我打出来,因为我这手,打字速度很慢,打不好,我都是用笔先写出来。

  北青报:您看的最多的一本书?

  范雨素:《沧浪之水》。他们都说是一本官场小说,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成官场小说,那个作者一直在反反复复审视自己的灵魂,我也经常会想(这些)。

  北青报:您怎么看待北京这座城市,会一直在这里生活吗?

  范雨素:我很喜欢北京这个城市,喜欢北京书多,国图和首图都很熟悉,两个月去一次。至少还会在这里呆10年吧,等我的小女儿在北京上完大学。

  记者 计巍 实习记者 曹慧茹 杨乔 陈璐瑾

?

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是转载内容,新华网北京频道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和图文版权负责。如发现政治性、事实性、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提供稿件的错误信息。

分享到:
( 编辑: 杨懿瑾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71120877415